芝麻交易所下载

【重生】今日小说:《皇子奋斗日常》

三伏天里,裴清殊懒懒地躺在牀上,热得一动都不想动。

  这种天气,动一下就是一身汗,他连饭都懒得吃。要不是尿意所迫,裴清殊能在牀上躺一整天。

  正因如此,孙妈妈一看他坐了起来,就十分体贴地过来问他:「殿下可是想出恭了?」

  裴清殊小脸微红,点了点头。

  在变成这个四岁半的小男孩儿之前,裴清殊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孩儿。在家里时,很多事情她都要自己做,家里唯一的丫鬟还是伺候主母的,并不负责帮她上厕所。

  可是现在,他变成了皇子。虽然是个在冷宫里长大,不受宠的小皇子,可他身边还是跟着一个尽职尽责的奶妈。

  孙妈妈什麽事情都亲力亲爲,不让裴清殊自己动手。

  裴清殊一开始也觉得别扭,可是当他低下头,看到自己身下那个「小怪物」的时候……他没出息地妥协了。

  还是让孙妈妈代劳吧。

  裴清殊还记得他头一回看到自己身下那东西的时候,他眼前一黑,直接晕了过去。

  现在十几天过去了,裴清殊开始习惯,也不得不接受了自己的新身体。

  其实,裴清殊并非对男人的身体一无所知。

  前世她叫陆清舒,是个画师的女儿。十七岁的时候嫁给一个武举人,夫妻还算和睦。不过好景不长,新婚没几天,北方边境便爆发了战事。夫君出征之後,就再也没有回来。

  更加悲惨的是,两年之後,匈奴人侵入中原,攻破国都——大齐亡国了。

  沦爲亡国奴的那些日子,裴清殊回忆起来,至今仍然觉得心惊胆战。

  匈奴人攻齐多年,终於得偿所愿,便像疯了一样地掠夺中原的女人和财富。所到之处,烧杀抢掠,百姓苦不堪言。

  陆清舒一家躲了又躲,可终究还是没能逃脱匈奴人的魔爪。陆清舒正担心未来的路怎麽走的时候,她那个泼辣的婆婆直接一把大火,烧死了他们全家,宁可死也不留给匈奴人糟蹋。

  没错,裴清殊上辈子是被烧死的。

  所以现在,他特别怕火。晚上见到孙妈妈点灯,他心里都一阵发慌,非要躲得远远的才好。

  「殿下原本就不爱说话,这下子好了,病了一场,连光都见不得了,造孽哟!」孙妈妈以爲把裴清殊哄睡了,就拉着绿袖一起聊天。

  绿袖是这冷宫里唯一的一名宫女,几年前被分给了裴清殊的生母林氏。後来林氏在怀孕期间不知道犯了什麽大错,被打入了冷宫。

  当时林氏身边的几个大宫女全被处置了,小宫女能另谋出路的全都另谋出路。只有绿袖忠心,非要跟着林氏,这才留在了冷宫。

  绿袖听了孙妈妈的话之後,也跟着直叹气:「唉,要说咱们十二殿下的命可真苦。明明是天之骄子,贵人的命格,偏偏生在这鬼地方……先前烧得那麽厉害,硬是连太医都请不来一个。多亏孙妈妈给那守门的侍卫磕头,把您的保命钱全都搭进去了,才换些药材回来,不然咱们殿下可真是没活路了。」

  孙妈妈摇摇头笑道:「说这些个做什麽,殿下是我奶大的,就跟我的亲儿子一样。当娘的,能不爲自个儿儿子打算吗?」

  孙妈妈说出这话本是无心,可话一出口,两人都是一愣,脸上浮现出尴尬的神情来。

  裴清殊闭着眼睛,并没有看她们。可他隐约猜了出来,爲什麽她们会觉得尴尬。

  因爲他的生母林氏,对他的关爱程度,还不如孙妈妈这个奶妈。

  裴清殊病了这麽久,一直都是孙妈妈和绿袖轮番照顾他。林氏这个生母,就只有用膳的时候会来和他一起用。其余时间,林氏都躲在自己的屋子里头,不知道在忙些什麽。

  裴清殊醒来之後已经半个多月了,至今都没和林氏说过几句话。

  「孙妈妈说的是,您对殿下真是没得说。」绿袖赞了一句之後,压低声音道:「不过您也别怨娘娘……娘娘她也不容易。」

  孙妈妈忙摆手道:「我一个下人,哪里敢怨娘娘!况且这宫里头哪个不知道,娘娘当年并非自愿入宫。她也是个苦命的人呐!」

  裴清殊听到这里,真想插嘴问上一句,林氏当年到底是怎麽入宫的?她又爲什麽会挺着肚子进了冷宫?

  可他不知道以前的裴清殊知不知道这些事,万一贸然出口,暴露了自己就不妙了。

  好不容易重活一世,裴清殊可不想再被人当成妖孽烧死。

  他有心想好好活着,可是他现在的处境,别说跟皇子比了,就连他上辈子的境况都不如。

  不过要说起来,冷宫的环境虽然不怎麽好,但这里的生活也并没有裴清殊以前想像中的那麽糟糕。俪妃是废妃,待遇和一般的宫女差不多。每日吃的虽然都是粗茶淡饭,但起码都是正常的食物,没有馊掉。由此裴清殊推测,这个後宫的皇后娘娘爲人应该还不错,要麽就是俪妃入冷宫另有隐情,有人在暗中特意关照。

  裴清殊希望是後者。因爲只有那样,他才有出去的希望。

  不然像现在这样,每天只能浑浑噩噩地躺着,吃这几个下人省出来的口粮……裴清殊完全不知道自己活着的意义是什麽。

  迷迷糊糊地睡着,再次醒来之後,裴清殊是被热醒的。

  孙妈妈正守在他身边打扇子,见他醒了,便殷勤地问:「殿下醒了,可是饿了?昨晚殿下用的就少……」

  裴清殊摇摇头问:「什麽时辰了?」

  「回殿下的话,巳时一刻了。」

  裴清殊皱了皱眉。

  已经很晚了。无论是从前在家里做姑娘,还是嫁人之後,裴清殊都没有起得这麽晚过。

  这样的日子,也是时候结束了。

  他从牀上坐了起来,孙妈妈会意,也不给他穿鞋,就要抱他去用马桶。

  裴清殊轻轻吐出口气:「我要穿鞋。」

  孙妈妈一怔:「殿下……您大病初癒,身子还虚着呢,让奴婢抱您就是了。」

  裴清殊不说话,只是坚持地看着她。

  昨晚临睡前,裴清殊已经想清楚了。就这麽躺下去也不是个办法,他总归是要想办法改变自己的现状。

  孙妈妈拗不过他,只能低头给他穿鞋,口中念叨着:「殿下起来走走也好,只是千万别逞强。若是累了,便和奴婢说。」

  裴清殊点点头,拉着孙妈妈的手慢慢地挪到了净房。

  他现在的身子的确是弱,来回一趟没走几步路就累出了一身的汗。孙妈妈帮他换衣服的时候,绿袖端着脸盆走了进来,见了他们便笑:「给殿下请安了。殿下今儿个怎麽起来了?」

  裴清殊心想着,多说则多错,少说则少错。反正原本的小皇子话就少,他又病了一场,现在能不说话就不说话,以免暴露自己。

  孙妈妈自然地接话道:「殿下躺了这麽些天,许是觉得无聊了。也是,这冷宫里头也没个孩子,整日里就咱们几个,太委屈殿下了。」

  绿袖拧了帕子过来,先给裴清殊擦了擦手,问他:「殿下可觉得冰?」

  等裴清殊摇头,她才又净了帕子,给裴清殊擦脸。

  绿袖的性子很爽利,伺候人时却很温柔。裴清殊觉得她才是真的委屈。年纪轻轻的,就陷在了这冷宫里头。吃不饱穿不暖不说,还得一个人伺候两个主子,什麽活都得干。

  「我自己来吧。」他有点不好意思地说。

  绿袖听到他这麽说便笑了:「殿下可是嫌弃奴婢手脚笨拙,不如孙妈妈体贴?」

  裴清殊摇摇头,看了眼绿袖身上洗得发白的旧衣裳,低低地说:「你们照顾我,太辛苦。」

  绿袖一愣,笑容顿时凝固在脸上。和孙妈妈对视一眼後,两人的眼圈儿都红了。

  「殿下长大了,知道心疼人了。」孙妈妈擦擦眼睛,对绿袖说:「刚才出小恭的时候,殿下都不用我帮忙了呢。」

  裴清殊有点赧然,不知道说什麽是好。对於自己身体的变化,看多了也就习惯了。比起让别人陪着自己上厕所,裴清殊还是更喜欢自己来。

  「殿下,奴婢不辛苦。」绿袖眨眨眼睛,试图赶走泪意,「只要殿下平平安安,快快乐乐的,让奴婢做什麽都愿意。」

  裴清殊听了,心里不得不感慨。眼前这两个女子,可真是难得的忠仆。

  「我们是奴婢,天生就是伺候人的,服侍您是奴婢的本分。您可不一样,您是皇子,您受的委屈可比奴婢们大多了。」绿袖真心实意地说:「以後可别再说这些折煞奴婢的话了。」

  裴清殊现在发现了,不让她们伺候自己,对她们来说并不是一种解脱,反倒是一种折磨。

  做下人的,在这种境遇下,要是主子还立不起来的话,她们就更不知道自己活着是爲了什麽了。

  做活虽然辛苦,但起码心里踏实。起码用不着像裴清殊现在这样,整日地胡思乱想。

  擦完脸,绿袖伺候着他漱口的时候,正在摆饭的孙妈妈忽然说:「娘娘来了。」

  裴清殊立马紧张起来。